歙砚珍品——青琅玕

日期:2022-10-24  来源:歙县六艺文房工作室-凌文俊    

1020

歙砚珍品——青琅玕

在歙砚中,有一种珍稀的石品,令众多的拥趸dun者们心驰神往,但它却始终如高山隐者,让人难睹真容,它就是传说中歙砚的极品——青琅玕。QQ截图20221120092808.png

一、“青琅玕”的前世与今生

青琅玕,在古代主要有三种含义:

1.一种青色似珠玉的美石是孔雀石的一种又名绿青。 ·杜甫 《郑驸马宅宴洞中》诗:“主家阴洞细烟雾,留客夏簟dian青琅玕就是把竹席比喻为青绿色的美玉。

       2.喻竹。 唐·皮日休 《太湖诗·上真观》:“琪树夹一径,万条青琅玕就是用青琅玕来比喻青青翠竹。

3.一种中药。最早记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为鹿角珊瑚科动物鹿角珊瑚群体的骨骼及其共肉(软体部分)。

歙砚当中的青琅玕又是什么呢?在现存砚史资料中,“青琅玕”一词最早见于清末民初文人沈定周的一句砚铭“青琅玕出蛟龙窟,墨花斑斑元气活”。所谓“有水之洞,蛟龙出焉”,而龙尾山四大名坑中,唯水舷坑深藏水底,所以沈定周说的“蛟龙窟”很有可能指的就是“水舷坑”。

因此,我们根据前人记载,结合龙尾山各坑口砚石的特点,认为青琅玕不是某一种特殊的纹理纹饰,而是出产于眉子下坑或水舷坑(这里可以插入两个坑口的图片或视频)的极少一部分颜色青碧,质地莹洁纯净,并具有珠贝样光泽的珍贵石品。

由于龙尾山石开采困难,从清乾隆年间曾记载过一次大规模开采之后,歙砚便逐渐淹没于历史的尘烟之中,而青琅玕作为歙砚的极品,更是成为可遇不可求的珍罕之物。IMG_2456_副本.jpg

新中国成立后,1963年歙砚得到恢复生产,中断了开采两百多年的龙尾石终于又焕发出了新的活力。在1976年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发给安徽歙县工艺厂的信函上,记录了“安排试产仿古插手(抄手)歙砚”的内容,并指定石材为“青琅玕”。这是距沈定周之后,“青琅玕”第一次作为一种确定的石品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。

IMG_1503_副本.jpg

 

二、走近真实的“青琅玕”

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下面就请跟随我们的镜头,和砚友阿凡的亲身体会,一起来揭开“青琅玕”的神秘面纱,领略“青琅玕”迷人的魅力。


青琅玕,字典上说是一种青色似珠玉的美石。宋代唐询《砚录》称:“尝过金陵,于翰林叶道卿处见一砚,方四五寸许,其色淡青如秋雨新霁,远望暮天;表里莹洁,都无纹理,盖所谓砚之美者也,云得之于歙,不知出于何坑,今不复有。”也许他说的是庙前青,或许更像是今人所说的青琅玕。美石同质,正如好人同德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之,灰中泛青。这种从烟灰底色中焕发出的淡淡的青,叫人着迷!它是清透的,如晨曦中飘在竹林里的薄雾;是静谧的,联想到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 ,轻风吹过“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”;是玄妙的,似汝窑天青釉,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的色彩;是内敛的,似墨玉,但看是黑,透光则青;更是纯净的,如一汪深潭之水,疑有潜龙却波澜不兴……妙不可言!

        抚之,润泽如玉。常有人说细腻如婴儿的肌肤,丝滑如玉帛绸缎,都对,又好像没说尽。轻抚之,似有触碰初雪的感觉,莹莹的,柔柔的,即刻要化了似的……说坚润,说温润,说莹润,说滋润,终究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!那方青琅玕置于案头,在不同的光线下呈现出不同光泽,时而黝黑,时而青灰,一回头分明看到的是一块碧玉!

这就是真实的青琅玕,远观青黑,透光则绿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

 

三、青琅玕的下发与趣闻

用砚,讲究下发墨,一般而言,下墨快则发墨粗,发墨细则下墨慢,难以两全其美。青琅玕,能俱佳否?试研之。QQ截图20221120093302.png

磨感丝滑,如同小时候嘴里含着巧克力的愉悦;静听似有索索声,如冰刀切过冰面,如雪橇滑过雪面;墨条在纯净的砚台上研磨,旋即发墨如油。以其不同寻常的细润,青琅玕完美演绎了古人所言“滑不拒墨”,真实不虚!可以比较青琅玕与九江星子下墨的效果,细腻与粗粝,有天壤之别。古今文人因得一方好砚而欣喜若狂,可以理解了。

 


上一篇:歙砚协会人才培训中心教学计划

下一篇:歙砚名品龟背纹探源(再读龟背白眉纹)

相关文章
 
QQ在线咨询